炭火

俗人。
更新@叶黄素
穷酸画画的。

…专业课小组作业,第一次看到那么不要脸的人居然说我就是不会做你必须分给我简单一点的题目。
连打印部分都是我做的居然还有脸这么说…
好嘛。你弱你有理。

还是五月天的

不管说多少次,我的答案都是一样的——
我喜欢你呀。

@人间别久 

最近像是小学生写作文一样。
有种每天四百字大概十天才能更一次的凄苦感。

想去旅游。
然后写一份意大利旅游攻略TvT,越查资料越想去。能找到的资料太少了只能靠着看地图瞎比划,下次绝对要写H市背景的,明明我就是个根正苗红的H市人……

跟着郭老师的日子待遇越变越差。

流浪人,你若抵達河岸,請告訴那裏幸運的人,說我們死守承諾,長眠在這裏。

最近巨崩溃,专业课的外教龟毛又难搞,同组喀麦隆的黑人小哥强迫症逼死人,又想起半夜被改报告支配的恐惧。
当然最可怕的还是语言不通…我现在都不敢直视那个同组的黑人小哥了,太可怕了。
瑟瑟发抖。

希望下周的考试能顺利通过…不然我真的要狗带了。

这周回家了一趟。
我妈来地铁站接我的时候说了一句,“远看都认不出你了,一下子你就这么大了。”

想哭。

姨妈痛到怀疑人生。

最近写点小东西总是憋不下去,可能我天生不擅长写东西,对于文字的把控和情节的发展永远都到不了自己满意的程度。只能一遍一遍去看去改,然后改到我自己都满意不了的程度。

新的学期总算是换了新的寝室,这么长久以来的困扰也是难得画上了休止符。给亲友们报个平安,我挺好的,谢谢关心。


在写的小玩意儿写的是两个流浪的人不期而遇,总感觉像是老派法国电影的情节2333“孤单一人的旅途不再那么孤独,幸甚有你陪伴。”——大概这样的感觉?

好想去旅行。

时无重至,华不再扬。

© 炭火 | Powered by LOFTER